當前位置:江苏十一选五号码遗漏 > 核心期刊 > 社會科學I > 軍事 > 列寧“一國首先勝利”論在《無產階級革命的軍事綱領》中的新發展正文

江苏十一选五分析推荐:《列寧“一國首先勝利”論在《無產階級革命的軍事綱領》中的新發展》

江苏十一选五号码遗漏 www.pypna.com 來源:UC論文網2016-05-16 16:04

摘要:

  引言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絕大多數社會民主黨走上了社會沙文主義道路,背棄了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和1912年第二國際巴塞爾宣言反對帝國主義戰爭的立場,紛紛支持本國政府參加帝國主義大戰。面對眾多社會民主黨的背叛,列寧聯合各國左派社會民主黨人與右派進行了堅決的斗爭。但不幸的是,其中的一部分左派社會民主黨人在斗爭過程中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反而錯誤地主張“廢除武裝”、“反對任何戰爭”。為了批駁這些錯誤觀念,促進革命的發展,列寧于1916年8月撰寫了《無產階級革命的軍事綱領》(以下簡稱《軍事綱領》)一文,指出了革命階級在帝國主義戰爭中應當堅持的正確策略。正是在這篇文章中,列寧再次明確并向前推進了他于一年前提出的“一國首先勝利”論(見《論歐洲聯邦口號》,以下簡稱《口號》)。
  
  一、《軍事綱領》對國首先勝利”論的四個發展
  
  在《軍事綱領》中,列寧指出:“資本主義的發展在各個國家是極不平衡的。由此得出一個必然的結論:
  
  社會主義不能在所有國家內同時獲得勝利。它將首先在一個或者幾個國家內獲得勝利,而其余的國家在一段時間內將仍然是資產階級的或資產階級以前的國家。這就不僅必然引起摩擦,而且必然引起其他各國資產階級力圖打垮社會主義國家中勝利的無產階級的直接行動。”®這段涉及到列寧的“一國首先勝利”論的闡述,一直以來被國內外思想界和理論界奉為經典論述。然而,多年來學界對它的解讀卻眾說紛紜,以致形成了爭論。
  
  筆者認為,列寧的《論歐洲聯邦口號》已然標志著“一國首先勝利”理論的提出,即“經濟和政治發展的不平衡是資本主義的絕對規律。由此就應得出結論:社會主義可能首先在少數甚至單獨一個資本主義國家內獲得勝利……”@而《軍事綱領》則在此基礎上,從四個方面進一步的發展和豐富了這一理論。
  
  (一)列寧進一步對“一國首先勝利”論作出了肯定性的全稱判斷
  
  這里主要包含有兩層意思:
  
  其一,列寧正式確立了“一國首先勝利”論。1915年,列寧對這個問題所用的表述是“可能”、“少數”、“甚至單獨一個”,而一年后則遞進式地發展成了社會主義“必然”、在“一個”、“或者幾個”國家首先勝利。這雖然是簡單的詞意和詞序的變化,然而體現出的卻是列寧對這一問題的思考、認識和論證的深化,證明列寧愈發肯定了自己于一年前提出的理論。此外,列寧既然明確了“社會主義不能在所有國家內同時獲得勝利”,也就等于合乎邏輯地承認了社會主義在一個國家內勝利的必然性。如果說,1915年列寧在《論歐洲聯邦口號》中還僅僅是對“一國首先勝利”提出了一種或然性的推理的話,那么,到1916年撰寫《軍事綱領》這篇文章時,己是一種應然性的論斷了。列寧連續對此問題的論述足以證明他對某個國家取得“首先勝利”的重視和期待,也說明列寧對其理論的自信和對社會主義革命新道路探索的自信。至此,現階段理論架構的任務基本完成了,接下來要做的便是將之運用于實踐當中,以指導社會主義革命。
  
  其二,列寧指出“一國首先勝利”是奪取政權的勝利。從行文上來看,列寧是在論述了國內戰爭后才談及“一國取得勝利的社會主義……預計到會有戰爭(指自衛戰爭一筆者注)”??杉?,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與“國內戰爭”之間存在著必然的聯系,后者是前者的必然結果。1914年10月,列寧第一次提出了“變帝國主義戰爭為國內戰爭”的口號,正如他隨后闡述的那樣,國內戰爭是“無產階級為爭取社會主義而反對資產階級的”、“無產階級領導的被剝削勞動群眾反對剝削者的”®戰爭。由此可知,國內戰爭的實質,就是各國無產階級利用帝國主義戰爭的有利時機,在國內開展的以奪取政權為目標的戰爭,換言之,國內戰爭等于奪取政權的戰爭。所以,列寧口中所說的社會主義勝利的一國,就是通過國內戰爭,戰勝反動階級,首先奪取了政治統治權的一國。列寧正是通過對“國內戰爭”的闡述,明確地提出了一國無產階級要進行首先奪取政權的“一國首先勝利”思想。
  
  (二)列寧肯定了首先獲得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國家可以生存下去,并進行社會主義建設
  
  誠然,列寧曾堅持認為,若是他國沒有爆發社會主義革命,一個處在資本主義包圍中的社會主義國家要想保衛勝利果實是非常困難的。這一點在《口號》中也有所體現。列寧設想,一個國家會首先取得勝利,可對“這個國家”能否保持住政權,或者能夠保持政權多長時間,沒有給出答案。但是,寫作《軍事綱領》時,列寧已然突破了他固有的看法:社會主義“將首先在一個或者幾個國家內獲得勝利,而其余國家在一段時間內將仍然是資產階級的或資產階級以前的國家”。在此,列寧明確地使用了“一段時間內”的字樣(第一版《列寧全集》中,這個詞甚至被譯為“一個相當時期內”)。列寧所要表達的是,即使“一段時間內”會是社會主義的一國與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相對峙的局面,首先成功奪取政權的一國無產階級也是可以保持政權、并且鞏固政權的。不僅如此,在這“一段時間內”,社會主義的一國還要進行反抗資產階級各國侵略的自衛戰爭,更要“爭取社會主義,爭取把其他各國人民從資產階級壓迫下解放出來”,以便由“一國”革命掀起世界革命的浪潮。顯然,這不是一個短時間的任務。所以,“一段時間”絕不會太短,很可能會持續一整個“時代”氣在此期間,這個“一國”不僅不會消失,反而會站穩腳跟,成為社會主義革命的橋頭堡。列寧的這個預想也自然地反映在了他對俄國革命的態度上:“俄國無產階級一旦取得政權,完全可能保持政權,使俄國一直堅持到西歐革命的勝利。”
  
  需要注意的是,“一段時間”還暗示著:既然政權可以保持,那么取得一國勝利的無產階級就能夠利用這“一段時間”進行社會主義的建設。即,在沒有其他國家無產階級的直接援助和支持的情況下,單獨一國需要并且也能夠依靠自身力量發展生產,開始建設社會主義。當然,要想取得社會主義最終的、完全的勝利,就非一國的能力所及了。在這里,列寧前瞻性地回答了一國取得勝利后所要走的道路問題。
  
  (三)列寧更傾向于相對不發達的資產階級(帝國主義)國家會首先取得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
  
  列寧在《軍事綱領》一文中指出,社會主義國家出現后,其他國家仍是“資產階級的”國家和“資產階級以前的國家”。這表明,在“一國或幾國”的社會主義取得勝利前,列寧把世界上的國家劃分為了上述兩種類型。后者其實就是殖民地、半殖民地等政治經濟十分落后的國家,無需贅言,這類國家沒有或只有極少量的資本主義因素,其本身完全不具備社會主義革命的條件。所以,在列寧看來,能夠獲得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國家,應該只存在于前一種類型之中(更準確地說是存在于帝國主義國家中)。然而,列寧卻沒有再細加區分資產階級國家概念中內在包含著的兩類國家一一發達國家和相對落后國家,只是概括地講了社會主義的“一國”將從“所有”資產階級(帝國主義)國家中脫穎而出。也就是說,一則,“一國首先勝利”論的對象是作為一個整體的、發展遠超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資產階級國家;二則,列寧考慮革命會在哪一國首先勝利時,即沒有排除不怎么發達的資產階級國家,也沒有特指發達的資產階級國家。那么,在列寧的心目中更傾向于哪類國家呢?對這一問題的解答,或許能夠從同一時期列寧的其他著作中找到答案。
  
  我們來看列寧于同年一月至二月間完成的《帝國主義論》中是怎么說的:一方面,列寧指出,資本主義進入帝國主義階段后,發展速度比以往更快了,隨之而來的是資本主義的各個國家、工業部門、乃至階級之間發展的“更不平衡”®,致使“某些”國家(指資本雄厚的帝國主義國家)的腐朽程度也有很大差別;另一方面,列寧又指出,帝國主義使得發達國家呈現出一種態勢,就是“在工人中間也分化出一些特權階層,并且使他們脫離廣大的無產階級群眾”,“帝國主義的意識形態也滲透到工人階級里面去了。工人階級和其他階級之間沒有隔著一道萬里長城”。而且,資本越發達的國家,這種現象就愈顯著??杉?,列寧已經注意到,隨著不平衡規律愈加突出的表現,“一國首先勝利”的先決條件迅速步入了成熟期(“一國首先勝利”論就是建立在不平衡規律之上的)。同時,盡管無產階級革命的前夜己經到來,但發達國家國內的階級斗爭卻不盡如人意,無產階級正在被不斷腐蝕,革命形勢并沒有預期般樂觀。上面的這兩點發現,就為列寧論證和發展他的“一國”思想提供了新的客觀材料和理論基礎來源,也就不能不反映到《軍事綱領》中。據此推斷,帝國主義國家中的相對落后國家己然被列寧納入到了自己的視野范圍。
  
  1919年4月,列寧在《第三國際及其在歷史上的地位》中說道:“英國……無產階級的革命斗爭……這個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竟落后了幾十年”,法國無產階級經過1848和1871年兩次斗爭“力量好像是用盡了”,1910年以后,“領導德國馬克思主義工人政黨的……已是一小群十足的惡棍和賣身投靠資本家的這是列寧對最先進的三個帝國主義國家數十年來革命歷程的深刻總結。不難看出,盡管在蘇維埃俄國屹立于世界接近兩年,且歐洲革命在俄國的“信號”作用下已然出現利好形勢的情況下,列寧在分析發達國家的革命形勢時,仍著重點明了其不易產生革命的深層原因??杉?,不論是一戰期間還是一戰以后,列寧對發達國家爆發革命都存有一定的疑慮,更不用說篤定由它們當中的某個國家首先取得勝利了。
  
  (四)列寧理論針對性的變化,由自我批評轉向對社會主義運動中“左”、右錯誤思想的斗爭
  
  1915年列寧寫作《口號》的目的之一,緣于對自己在大戰爆發初期提出的歐洲聯邦口號的反思。原因是:從經濟方面來講,這一口號會導致歐洲的資本家“共同鎮壓歐洲的社會主義運動”;而歐洲聯邦口號與世界聯邦口號一樣,“會造成一種曲解,以為社會主義不可能在一個國家內獲得勝利”。所以,列寧從國際社會主義運動發展的大局出發,決定收回這一口號??梢運?,這是一篇列寧自我批評、自我檢討、深入思索并提出替代性方案的文章。正是列寧勇于直面自己的錯誤,及時做出補救,創造性地提出了指導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新理論,才規避了舊理論對國際社會主義運動可能造成的危害。
  
  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繼續,國際社會主義運動中出現了看待戰爭的不同態度。盧森堡和李卜克內西領導的德國激進左派集團“國際派”認為,現今只存在帝國主義戰爭,不存在真正的民族戰爭。右傾機會主義者則一如既往地反對革命,通過“保衛祖國”、“和平”等所謂“高尚”的口號,號召人民繼續參加大戰。同時,《青年國際》、《新生活》等一批分屬左右兩派的輿論陣地也紛紛涌現:傾向于國際社會主義左派的《青年國際》,在裁軍、廢除武裝等問題上持贊同態度,否認國內戰爭與革命的關系;與社會主義右派沆瀣一氣的瑞士社會民主黨機關刊物——《新生活》,主張“國內和平”,反對國內的階級斗爭;而由列寧參與創辦的左派刊物《先驅》,則支持武裝人民,以反抗帝國主義戰爭。
  
  鑒于當時“左”的和右的傾向在革命運動中都有相當的市場,不利于革命的發展,列寧在《軍事綱領》中將批判的矛頭直接指向了這兩種錯誤。文章分為三個部分:在前兩個部分中,列寧著重批判了一些“左派”社會主義者的不當言論,指出,“廢除武裝”、“反對一切戰爭”的口號看似革命,實則罔顧實際情況,造成了思想上的混亂,會葬送革命前途。在第三部分,列寧重點批判了阻礙革命、向帝國主義政府投降的右傾機會主義,指出其真實目的是否認戰爭和階級斗爭與革命的聯系,消磨人民反抗的意志,以維護資本主義的統治。同時,列寧指出,“左派”的口號是在拒絕贏得獨立和尊嚴的民族戰爭,拒絕推翻本國反動統治階級建立人民政權的國內戰爭,其結果就是人民群眾放棄反抗,做帝國主義統治下的“順民”。顯然,“左”傾“革命者”已不自覺地迎合了右傾機會主義者取消革命的險惡用心,悲哀地陷入了右傾機會主義的泥淖,并在事實上造成了“左”與右的“合流”,這對社會主義運動所造成的危害將是致命的。
  
  因此,必須在國際范圍內、在社會主義運動中堅決地清算“左”的和右的錯誤思潮,與之劃清界限(尤其是機會主義,列寧更是深惡痛絕。他曾在不同場合、文章中多次嚴厲批評、駁斥機會主義及其代表者)。于是,列寧在《口號》中完成自我批評、找到正確的革命理論和道路后(指“一國首先勝利”),便開始了批判錯誤思想,發展和捍衛革命理論、革命道路的歷程。
  
  二、《軍事綱領》不代表國首先勝利”論的最終形態
  
  站在發展的角度上,從1915年的《口號》到1916年的《軍事綱領》,可以說列寧的“一國首先勝利”論己經經歷了一次深化和確立。但要說明的是,列寧“一國首先勝利”的理論是一個動態的理論,嚴格來說,《軍事綱領》代表的只是“一國首先勝利”理論形態的初步確立。當然,限于當時的條件,關于它的實踐暫時還無法開始。不過,列寧的這一理論畢竟是為了指導迫在眉睫的社會主義革命而提出的,更兼有現實的、
  
  之所以說“初步確立”,是因為單獨一國奪取政權,并不代表這一理論的終結,而是它的新開端。列寧在《口號》中第一次提出“一國首先勝利”論時,既包含了奪取政權的勝利,也講到了取得勝利的國家需要“組織社會主義生產”》的意思,這等于為“一國首先勝利”論定下了基調,表明它并非是一個單純為了奪取政權而提出的理論,還涉及到無產階級的國家建立以后的種種行動。而在《軍事綱領》中,列寧說新生的社會主義政權可以獲得生存且能夠較長時間的獨立開展社會主義建設,同時還要同聯合起來的國際資本主義反革命勢力進行保衛勝利果實的戰爭,即“勝利了的無產階級進行自衛以反對其他各國的資產階級”,同時,革命不能僅僅是一個國家內的事情,這個勝利了的國家更肩負著激發他國革命、引領他國取得勝利、把社會主義革命推向世界的重任,“推翻、徹底戰勝并剝奪全世界的而不只是一國的資產階級”©(列寧在《口號》里也表達了相似的思想)。誠然,列寧提出這一理論時還沒有哪個國家取得社會主義革命的首先勝利,但應該承認,某個國家奪得首先勝利的苗頭已然出現,列寧心中也有了腹案。細宄列寧的論述不難看出,他的社會主義“一國首先勝利”論,絕不只有無產階級打倒資產階級贏得國家統治權這一層含義,而是包含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社會主義建設以及社會主義最終勝利(世界范圍內)的一系列內容?;誒礪酆褪導謀韁す叵?,當無產階級統治的俄國出現后,“一國首先勝利”論自然地擁有了新的實踐場所和理論源泉,它必將隨著俄國的社會主義建設和發展,在占據大量的實踐材料的形勢下不斷演進,其內涵的大大擴充是可以肯定的。特別是在俄國這樣一個不十分發達的國家,“一國首先勝利”論實則就是一個關于經濟文化落后的國家如何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以及如何在世界范圍內將社會主義革命從一個國家擴展出去的理論。它己然超出了馬恩早先設定的社會主義革命的理論框架,是列寧立足于新時代(帝國主義時代而非馬恩時期的資本主義“和平”發展時代)、結合新問題而提出的新的理論,它的形成與發展為馬克思主義開創出了一片新的天地。
  
  理論的發展不是直線上升的,而是螺旋式的、曲折前進的。同樣,實踐的過程也可能會出現與理論相脫節,同現實相背離的情況,其發展過程自然充斥著徘徊、失誤甚至重大損失(社會主義俄國的前行軌跡就證明了這一點)。但它的目標是正確的,前途是光明的。通過“管理俄國”,列寧的“一國首先勝利”理論在不斷地演進和發展,也在不斷地修正、糾偏和完善,從而使這一理論以一個內涵豐富、科學完整的理論體系呈現在世人面前,不僅為俄國,而且還能夠在理論和實踐雙重層面為繼俄國之后的其他國家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提供指導。因而,“一國首先勝利”論也就擁有了超出一國范圍的普遍性和適應性。
  
  三、“一國首先勝利”論的現實意義
  
  重溫列寧的“一國首先勝利”理論,特別是考察其所涉及到的革命勝利后政權的保持、社會主義的建設、推動世界革命等問題,深深感到這一理論所具有的持久生命力和深刻的警示作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瓦解以及蘇聯的崩潰這一系列事件重創了國際社會主義事業,以至于社會主義的發展、建設以及社會主義的思想理論、價值觀乃至生存等問題從原理到形態突然間遭到了致命的打擊,整個社會主義運動更是處在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關口。盡管20多年過去了,其影響的余波猶在。
  
  面對新的國際形勢和新的歷史時期,如何發展、推進科學社會主義思想理論,社會主義國家又如何展開社會主義建設,發展本國的經濟、政治、文化,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充分彰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先進性和強大的生命力,這一切都成為擺在各國共產黨和馬克思主義學者面前的一個重大課題。蘇聯的解體是蘇聯模式社會主義的失敗,并非是列寧“一國首先勝利”論的失敗。列寧嘔心瀝血為俄國和未來其他國家所設計的社會主義革命理論和探索出的革命道路被他的繼承者們錯誤地理解并引上了歧途,他的既定政策遭到了不正確的修訂和拋棄,對俄國和世界而言都是不可彌補的損失。因此,重溫列寧被俄國革命檢驗過的“一國首先勝利”論,有助于反思社會主義蘇聯為何由盛轉衰并最終消亡。尤其是列寧關于不發達國家如何遵循本國的客觀實際建設社會主義的思想,其現實意義更是不可磨滅的?;褂?,在當前的時代背景下,資本主義世界所暴露出的貧富差距、經濟?;?、難民?;任侍庠嚼叢蕉?,也越來越嚴峻,重新審視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從中尋找“靈丹妙藥”的呼聲不斷高漲。列寧的這一理論,對解答上述問題也有著重要的意義。
  
  不可否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列寧的“一國首先勝利”論有著深入的內在聯系(兩者都是對落后國家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認為前者是后者在新時代的踐行者和發展者。正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探索為處于低潮時期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打上了一針強心劑,做出了極為優秀的社會主義建設的示范和榜樣,當然也就無可爭議地具備了開拓價值和世界意義。同時,中國式的特色社會主義的不斷勝利前行,也必將成為我國共產黨人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寶庫和社會主義建設理論實踐的重大貢獻。
  
  曹鵬(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北京100872)
 

核心期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