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江苏十一选五号码遗漏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國際法 > 正文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海上執法中武力行為的國際法論文

江苏十一选五号码遗漏 www.pypna.com 來源:UC論文網2015-10-31 14:45

摘要:

中國學術雜志網提供:海上執法中武力行為的國際法論文有關雜志投稿須知、欄目設置、收錄情況和國際法論文論文發

一、海上執法與合法使用武力

1.1海上執法與合法使用武力的概念

海上執法是一國享有法定執法權的主體在海上執行法律的活動,如執法主體采取特定方式實施的帶有監督、檢查、處?;蚱淥恐菩災實鬧捶ㄐ形?。海上執法具體包含以下四點特征:執法主體是政府機關或相關部門;執法依據國際法與國內法規定的權限、程序;執法目的主要是維護國家安全和海洋權益以及部分與海洋有關的全人類共同利益;海上執法活動兼具行政和司法兩方面性質。關于“武力”一詞,《聯合國憲章》(以下簡稱《憲章》)雖然在其第2條第4款中規定了不使用武力原則,但并未對其內涵進行界定,在其他諸如序言、第51條以及舊金山制憲會議的記錄中也均無法找到;《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在第19條第2款a項、第39條第1款b項、第301條同樣也僅是重述了不使用武力原則。如何定義“武力”,詞典中對武力的一般解釋為“使用暴力”、“強暴的力量”、“軍事力量”或“武裝力量”等;而在習慣上,“武力”一般被認為是指身體的接觸(身體力量的控制)和槍械的使用(包括器械工具等的使用),是一種約束力或是為了達成某個目的而使用的力量。因此,海上執法時合法使用武力的概念可界定為:一國享有法定執法權的主體,根據國際法和國內法規定的權限和程序,以維護國家安全和海洋權益以及全人類共同利益為目的,在海上實行一系列帶有監督、檢查、處?;蚱淥恐菩災實男姓蛩痙ù朧┦?,為追求限制或破壞的結果而對人身或財產使用暴力。

1.2海上執法時使用武力與不使用武力原則的關系

雖然《憲章》和《公約》規定了不使用武力原則,但根據到目前國際上的一般認識,以及《憲章》第39條、第42條、第51條的例外規定,很明顯該原則只是禁止在國家關系中使用武力,而海上執法時使用武力則是不同的:法律關系不同,前者是國家間沖突所產生的國家關系;后者是國家與他國私人主體間產生的涉外管轄關系。前者的主體通常為國家軍事武裝力量,所施加的對象一般是外國國家,例外情況是外方政治實體;后者的主體通常為國家非軍事武裝執法力量,執法對象一般是不具有豁免權的外國私人或船舶。前者僅可在《憲章》第39條、第42條和第51條規定的聯合國安理會授權或自衛的情況下使用武力方為合法;后者發生于沿海國行使海上管轄權之時。前者使用武力的目的主要源自國家間糾紛、自衛或政治目的等;后者使用武力的目的是為了實施國家海上管轄權。前者主要由戰爭法或武裝沖突法調整;后者受國內法調整,同時受本國所締結的國際條約的限制。前者的受施對象是國家,不針對私人,受害個體一般不明確,因此其責任賠償對象一般是戰爭或武裝沖突中的受害國;后者的受施對象比較明確,責任賠償對象為遭受武力執法的個體及其船旗國。前者在使用武力的強度、規模上一般遠遠大于后者,但使用頻率一般遠遠少于后者。在2007年“圭亞那與蘇里南案”中,國際法庭在認為使用武力執法具有合法性的同時,明確將執法武力與國家間軍事武力進行了區分。其中蘇里南驅逐艦“桑頓”號的行為就被認定為一種軍事武力的威脅而非執法武力的使用,其行為違背了不使用武力原則的要求。而《公約》第298條第1款b項將執法活動的爭端與軍事活動的爭端進行了并列規定,同樣暗示了兩者的區別。

二、海上執法時合法使用武力的國際法依據

2.1《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相關規范

對海上執法時合法使用武力,《公約》雖然沒有明確的授權性規定,但其相關條款對此是認可的:《公約》規定沿海國有行使登臨、檢查、扣留和逮捕的權力。在1998年“漁業管轄權案”中,國際法院認為,加拿大立法授權使用武力并沒有超出公認的強制執行養護和管理措施的范圍,為此目的最低限度的使用武力包含在此概念之內?!豆肌吩詰?7、28、100、108、109、110條等條文中規定了沿海國享有的管轄權,沿海國可以制定相關國內法并通過海上執法以具體實施其管轄權。法律的實施依賴于國家強制力的保障,有時執法不可避免要使用武力。例如,《公約》在第100條和第110條規定了國家對海盜行為的普遍管轄權,如果在針對海盜船舶進行管轄時沒有武力使用權作為保障,這項權力幾乎不可能實現。有觀點認為,緊追權應是從國家主權引申出來的一項執法權,沿海國在命令停船的警告無效后可以使用武力。比如在停駛命令無效的情況下,僅靠緊追拉近雙方距離而不借助任何其他強制性手段將很難達到執法目的?!噸蔥?982年12月10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有關養護和管理跨界魚類種群和高度洄游魚類種群的規定的協定》(以下簡稱《種群協定》)第22條第1款第6項規定:“避免使用武力,但為確保檢查員安全和在檢查員執行職務時受到阻礙而必須使用者除外,且應以必要程度為限。使用的武力不應超過根據情況為合理需要的程度?!薄噸秩盒ā紛魑豆肌返鬧匾鉤湫?,其立法精神與《公約》應是一脈相承的。

2.2海上執法時合法使用武力已構成國際習慣

根據《國際法院規約》第38條(丑)款的規定,形成國際習慣必須同時具備“國家實踐”和“法律確信”兩個要素,而它們一般由國家間的外交關系、國家的內部行為和國際組織與機構的實踐這三種情況所表明,從而構成了國際習慣法的證據。

(1)目前國際上沒有出現任何條約明確禁止一國在海上執法時可以合法使用武力。除《公約》以默示的形式承認此權力外,在《種群協定》、2005年《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為公約》(以下簡稱《羅馬公約》)、1979年《執法人員行為守則》(以下簡稱《行為守則》)、1990年《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則》(以下簡稱《基本原則》)等國際條約和文件中均明確允許合法使用武力。

(2)沿海國國內立法凡有涉及該問題的,一般允許合法使用武力?!噸謝嗣窆埠凸9胤ā返?條第7款規定:“海關為履行職責,可以配備武器。海關工作人員佩帶和使用武器的規則,由海關總署會同國務院公安部門制定,報國務院批準?!薄豆不睪I現捶üぷ鞴娑ā返?條規定:“公安邊防海警可以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使用武器和警械條例》的規定使用警械和武器?!薄睹攔ǖ洹返?4篇的執法部分中規定:“海岸警衛隊在保障檢查等執法目的時可為了強制遵守而使用所有必要的武力?!薄對僥蝦>睢返?5條規定了可以開槍的幾種情形。馬來西亞《海洋執法廳法案》第12條規定:“執法機構的人員在履行其職責時可以攜帶武器?!?/P>

(3)早在1933年“孤獨號案”中,仲裁委員會就曾指出,假如在將船舶帶回偵訊和審理過程中遭該船反抗而意外地予以擊沉,則屬正當行為。而由國際法院和國際海洋法法庭受理過的該類案件涉及該問題時,采取了一脈相承的態度,例如1949年“漁業案”、1972年“捕魚轄區案”、1989年“仲裁裁決案”、1995年“漁業管轄權案”、1999年“塞加號案”等。針對武力的使用,以上案件的起訴國反對的一般是沿海國使用武力的海域、程序以及程度不當等,而并未質疑這項權力的存在。在“塞加號案”中,針對幾內亞的使用武力行為,船旗國圣文森特并未反對該項權力的行使,而是以為其在扣留和逮捕船舶時使用了過度或不合理的武力。而在該案的判決中,國際海洋法法庭認為,雖然《公約》沒有明文規定使用武力逮捕船舶,但根據《公約》第293條之適用可能性的國際法規定,除在不可回避的情況下,應盡可能避免武力的行使,而且與此相關的原則均已在多年來海上執法的過程中得到了遵循。

三、海上執法時對他國漁船和漁民使用武力的法律限制

3.1武力使用原因上的要求

海上執法時使用武力的根本原因應是為了保障有效執法。例如在“孤獨號案”中,經混合委員會確認,美國海岸警衛隊在緊追過程中曾向船舶水線之下進行過射擊,此處即可證明其使用武力的目的旨在故意導致船舶沉沒而非保障有效執法,故該行為當屬非法;在“塞加號案”中,法庭認為,考慮到幾內亞在專屬經濟區內將其海關法適用于“塞加”號已經違反《公約》,所以與此相關的使用武力行為則當然違反了《公約》。從目前外國執法船針對我國漁船和漁民的事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一種趨勢,即部分國家海上執法者旨在以暴力執法的方式“強力阻遏”他國漁船和漁民無論是誤入還是有意侵漁的行為,而并非基于保障有效執法的目的。關于觸發使用武力的直接原因,雖然根據《公約》第110、111、220等條款的規定,沿海國在采取登臨、緊追、檢查或其他既定強制措施前,需要有“合理根據”、“充分理由”、“明顯根據”或“明顯客觀證據”認為外國船舶具有相應違法行為或嫌疑,但這只是沿海國啟動執法程序和采取一般強制措施的原因,而使用武力是保障執法的最后手段。為防止濫用武力,國際法上一般規定應出現“急迫的”、“不可避免的”等情況。例如,除前述《種群協定》第22條第1款第6項的規定外,《羅馬公約》第8條第9款規定:“為確保官員和船上人員的安全,或官員們在執行經授權的行動受阻時,可使用武力?!薄痘駒頡返?條規定:“執法人員在執勤時應盡可能采用非暴力手段,最后不得已方求諸使用武力和火器。他們只能在其他手段起不到作用或沒有希望達到預期的結果時方可使用武力和火器?!薄緞形卦頡返?條評注(c)項要求:“一般說來除非嫌疑犯進行武裝抗拒或威脅到他人生命,而其他較不激烈措施無法加以制止或逮捕時,不得使用武器?!蔽夜?996年簽署《種群協定》時,就其關于使用武力的規定發表聲明:“只有當經核實被授權的檢查人員的人身安全以及他們正當的檢查行為受到被檢查漁船上的船員或漁民所實施的暴力危害和阻撓時,檢查人員方可對實施暴力行為的船員或漁民,采取為阻止該暴力行為所需的、適當的強制措施?!?/P>

3.2武力使用程序上的要求

除非情況特別緊急,使用武力之前須遵照一定程序,例如首先應發出停駛信號;未果時可進行追逐;追逐中仍拒絕停駛則可發出將要使用武力的警告;再次未果時須進行警告射擊;在其他一切手段均無效后方可使用武力。而在國際立法與實踐中對此提供了豐富的參考:《基本原則》第10條規定:“執法人員應表明其執法人員的身份并發出要使用火器的明確警告,并且留有足夠時間讓對方注意到該警告,除非這樣做會使執法人員面臨危險,或在當時情況下顯然是不合適的或毫無意義的?!薄抖礪匏沽畬舐郊芊ā返?3條第6款規定:“在武力使用之前必須發出一個將要使用武力的清晰警告,而警告應射向空中?!薄對僥蝦>睢返?5條規定:“在本條規定的可開槍的情形中,海警干部、戰士應在口頭警告和鳴槍警告后沒有結果時才能朝違法人員射擊,特殊情況除外?!貝送?,美國海岸警衛隊在使用武力時要求,警告射擊至少應先以3次空炮射擊后才得以實彈射擊。日本《海上保安廳內部關于手槍、機槍、炮之使用規則》中則是將武器類型分為威嚇射擊與危害射擊等。在“塞加號案”中,法庭認為,以往在海上停駛船舶時一般如此實踐:首先是使用一個國際上公認的聽覺或視覺信號讓船舶停駛,未果之時則可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越過船首射擊。只有在適當的措施無效之后,緊追船舶才可以使用武力作為最后手段。按照國際海洋法法庭的觀點,執法人員在進行有效射擊之前至少需要發出三次信號:停駛信號、警告性射擊、實彈射擊警告。

3.3武力使用程度上的要求

《羅馬公約》第8條第9項規定:“依照本條使用的任何武力不應超過在該情況下所必需和合理的最低程度?!憊屎Q蠓ǚㄍピ凇叭雍虐浮鋇吶芯鮒兄賦?“當難以避免使用武力之時,不得超出在特定情勢下合理與必要的范圍?!鋇裁床攀恰昂俠淼摹?、“必要的”、“最低的”,即使用武力究竟在程度上應當受到哪些限制?目前,國際上存在平等對待原則、正常判斷原則、公正原則以及尊重和保障人權原則等多種觀點,但其中得到支持最多的并且可操作性最強的當屬“比例原則”。例如,《行為守則》第3條的評注(b)項規定:“各國法律通常按照相稱原則限制執法人員使用武力,應當了解,在解釋本條時,應當尊重各國的這種相稱原則”;《基本原則》第5條第1款規定:“對武力和火器的使用有所克制并視犯罪行為的嚴重性和所要達到的合法目的而行事”;同時有觀點認為,《公約》第225條和第293條第1款的規定實際上就是對使用武力比例原則的表述。雖然“比例原則”主要存在于行政法之中,而且關于其具體范圍目前仍有爭議,但其中至少有兩點是至關重要并值得借鑒的。

(1)最小傷害要求。根據該要求,在所有能夠實現目的的方式中,應當選擇使對象權益損害最小、影響最輕微的手段。例如若能夠使用低強制力的手段解決問題,就不使用更高強制力的手段;若能夠使用非致命武器解決問題的,就不使用殺傷性武器。對此,美國海岸警衛隊執法的指導原則之一就是避免過度使用武力,損害船舶或傷害船員的機會應被降低到最低限度,遂將武力使用按照強度遞增分為了6級。中國臺灣地區《海岸巡防機關器械使用條例》第5—8條規定:根據情況緊迫程度的遞增可將武力分為使用警棍,使用手銬、捕繩,使用刀、槍和其他器械,使用炮擊四個等級。

(2)損益平衡要求。根據該要求,在造成損害與追求的公益或其他目的之間應當做出衡量,只要超出即可判定已違反正當性。目前,海上執法使用武力中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在船舶違法程度與生命價值之間作衡量,而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3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第1款和第9條、《羅馬公約》第8條第10款第1項、《基本原則》第5條第2款、《行為守則》第2條等規定,尊重和?;と嗣ψ魑悸塹氖滓蛩?。這一要求在以往的立法與司法實踐中已獲得充分體現,例如美國海岸警衛隊學院在其海上執法課程中規定:“對船舶展開射擊的目的是旨在迫使該船舶遲減其航行能力,任何意圖擊沉該船舶或傷及船上人員之行為均概不允許?!狽ü?995年《海上強制與武力使用法規》第4條規定:“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不得直接對人射擊以及不得使用爆裂彈?!痹?961年的“紅十字軍戰士號案”中,調查委員會認為,丹麥軍艦使用實彈射擊“紅十字軍戰士”號船舶的船體已對船舶內的人命造成了危險,因而武力使用逾越了正當的界限。而在“塞加號案”中,法庭認為,即便可以使用武力,但也應盡所有努力以確保生命不受威脅。因此,反觀“廣大興號事件”、“橡皮子彈射擊事件”等針對我國漁民的類似事件,外國海上執法中使用武力的目的,出于?;て潯竟暮Q笥嬉道媲葉嗍粲謖楹S?,其最終損害的卻是我國漁民的人身安全甚至生命。同時,即使漁民的行為確實存在違法性,但依照執法者的國內法律接受懲罰也罪不及剝奪生命。例如,韓國2010年修訂的《關于外國人在專屬經濟區內從事漁業活動的法規》第17條之2規定:“對違反第6條之2的規定,拒絕遵從停船命令的船主和船長,處以5000萬韓元以下的罰金?!?000萬以下韓元的處罰與剝奪生命之間根本不成比例。

3.4國際協定的約束

除上述法律約束之外,不排除國家間通過簽訂雙邊或多邊漁業協定的方式以禁止或限制對他國漁船和漁民使用武力的行為,而這種約束在締約方之間相比其他規定具有優先性。以我國目前與周邊國家的實踐為例,在國家間無爭議的海域中,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北部灣漁業合作協定》(以下簡稱《中越漁業協定》)第12條第2款規定:“締約一方如發現締約另一方小型漁船進入小型漁船緩沖區己方一側水域從事漁業活動,可予以警告,并采取必要措施令其離開該水域,但應克制:不扣留,不逮捕,不處?;蚴褂夢淞??!倍詮壹溆姓櫚暮S蛑?,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日本國漁業協定》(以下簡稱《中日漁業協定》)第7條第3款規定:“締約各方應對在暫定措施水域從事漁業活動的本國國民及漁船采取管理及其他必要措施。締約各方在該水域中,不對從事漁業活動的締約另一方國民及漁船采取管理和其他措施。締約一方發現締約另一方國民及漁船違反第11條規定設置的中日漁業聯合委員會決定的作業限制時,可就事實提醒該國漁民及漁船注意,并將事實及有關情況通報締約另一方。締約另一方應在尊重該方的通報并采取必要措施后將結果通報該方?!倍廡┕娑ㄔ凇噸謝嗣窆埠凸痛蠛窆嬉敵ā?以下簡稱《中韓漁業協定》)第7條第3款有重述。由此可見,無論是爭議海域還是無爭議海域,包括我國在內的上述國家在簽訂漁業協定若涉及到執法使用武力問題之時,都持反對態度。但須注意的是,《中越漁業協定》于2004年12月25日生效,協定有效期為12年,其后自動順延3年;順延期滿后,繼續合作事宜由締約雙方通過協商商定?!噸腥沼嬉敵ā泛汀噸瀉嬉敵ā販直鷯?000年6月1日和2001年6月30日生效,兩協定初始有效期均為5年,若任何一方未提出終止協定,則協定繼續有效。然而,我國有必要根據10余年協定的執行情況提出修改建議:雖然在上述協定中均明確規定了對執法使用武力行為的禁止,但他國在現實中違反該類規定的情況時有發生,這實際上是有違“善意履行國際義務原則”的,而我國的外交抗議或譴責也未能有效改變這一現狀。因此,我國今后除根據上述闡述完善相關協定外,有必要在協定中增加違約責任條款。

四、我國漁民遭遇武力事件追述與政府的對策

4.1典型事件及其評析

(1)越南槍擊事件

2003年9月23日,兩艘正常作業的中國漁船“桂北漁63055”號和“桂北漁82018”號在北部灣傳統漁場遭遇一艘越南武裝炮艦的追趕和槍擊。隨后“桂北漁63055”號漁船被越南抓扣。如前所述,《中越漁業協定》第12條為避免締約雙方小型漁船誤入締約另一方領海而引起糾紛,設立了小型漁船緩沖區,其第2款規定“不扣留,不逮捕,不處?;蚴褂夢淞Α?,而越南使用武力的海域正處于這一區域,其行為已經明顯違反雙方協定。

(2)韓國巡邏艦撞船事件

2010年12月18日,韓國海警巡邏艦追趕我方漁船,先是采取向漁船發射煙霧彈等措施,隨后向漁船撞擊,造成1人死亡1人失蹤的事故。事發海域處于《中韓漁業協定》第7條第1款規定的“暫定措施水域”,其第3款規定:“不對締約另一方國民及漁船采取管理和其他措施。締約一方發現締約另一方國民及漁船違反中韓漁業聯合委員會的決定時,可就事實提醒該國民及漁船注意,并將事實及有關情況通報締約另一方?!幣虼?,在此水域中韓國有權“提醒”和“通報”,但無權針對我方漁船和漁民采取強制措施,更無權使用武力。

(3)“浙臺漁運32066”號事件

2012年1月17日,韓國海警在其專屬經濟區內暗中登上我國“浙臺漁運32066”號漁船,登船后并未展示身份和進行執法,而是直接對我國船員進行毆打,并在中方船員被束縛后,再次毆打,事后韓方聲稱中國船員存在“暴力抗法”行為。韓方使用武力行為明顯非法:國際習慣中一般要求行使登臨權必須要讓對方知曉登臨意圖并使其停駛,①即使在韓國《關于外國人在專屬經濟區內從事漁業活動的法規》第6條之2也規定,應首先下達停船命令,故暗中登船實屬非法。②因為是暗中登船,在未展示身份并直接使用武力的情況下,暫且不論事實如何,遭到抵抗實屬正常。未進行執法而是直接使用武力,并在制服船員后繼續使用武力,明顯違背了前述使用武力的原因要求。

(4)俄羅斯艦艇炮擊漁船事件

2012年7月16日,中國漁船“魯榮漁80-117”號誤入俄羅斯專屬經濟區捕魚,在俄巡邏艦發現后快速駛離,俄艦開炮示警和漁船繼續駛離后,俄艦向漁船開炮并撞擊漁船,導致1名船員失蹤和數人受傷。在本事件中,逃跑并不是使用暴力抗拒執法的行為;執法者并未受到任何人身威脅;緊追并非不能追上而且事實上確已追上。因此,采用炮擊和撞擊船舶危及全體船員的生命,違反了人權?;さ墓史ㄔ?,明顯存在過當使用武力問題。

4.2?;の夜婷袢松硨筒撇踩畝圓囈ㄒ?/P>

(1)建立綜合判斷的法律標準

解決海上執法使用武力相關問題的基本前提是能夠有效確認這一行為是否合法。確立該行為的判斷標準可從兩方面入手:判斷行為的性質。這是能夠使用執法武力的基本前提,若某一行為是在國家間關系中使用武力,則不必繼續分析,其違反的是不使用武力原則。而在具體判斷時,建議根據使用武力的主體、對象、法律關系、法律依據、使用目的、法律義務、責任對象以及使用武力的頻率和強度等多方面綜合考慮。②判斷行為的合法性。在已確定使用執法武力的基礎上,再從使用武力的原因、程序、程度以及是否存在國際協定的約束這4個方面綜合考慮。③對外國在我國主張的管轄海域內執法并使用武力的行為該如何看待?1984年,鄧小平談到南海問題時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2013年10月3日,習近平主席在印尼國會發表《攜手建設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演講,提到“對中國和一些東南亞國家在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方面存在的分歧和爭議,雙方要始終堅持以和平方式,通過平等對話和友好協商妥善處理,維護雙方關系和地區穩定大局”,并懇切提出“中國愿同東盟國家加強海上合作……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因此,我國的立場是承認部分海域存在爭議,而根據國際法,該類海域在最終劃界前,爭端方各自在其中的管轄權應是處于一種暫時并存的狀態。若罔顧他國權力的存在而隨意對其漁船和漁民行使武力,這在實質上有違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和平利用海洋、適當顧及等國際法原則。同時可能會被他國看作是一種蓄意挑釁行為,不僅會惡化國家間關系,影響爭端的最終解決,而且極有可能遭到他國的對等報復,最終受害最大的將是國家的國際信譽與漁民的權益。因此,在爭議海域中各方應履行“相互克制義務”,盡量不使用武力或避免使用武力;即使在迫不得已需要使用的情況下,例如人身遭到緊迫危險之時,也應當是在前述各項一般法律標準的基礎上更加嚴格要求。

(2)依法積極要求救助和賠償

在外國針對我國漁民使用武力的諸多事件中,多有外方沒有盡到救助義務而導致“漁民失蹤”的情況?!豆肌返?8條規定了“救助的義務”,此外,《國際海上人命安全公約》和《國際海上搜尋救助公約》等相關公約規定了更加詳細的救助義務。因此,無論我國漁民行為是否存在違法,或沿海國使用武力的行為是否合法,執法者對于因其使用武力而有任何生命危險者均有救助義務,任何怠于救助的行為都應依法受到追究?!豆肌返?06、110、111條規定,沿海國在進行相關執法時應當對執法對象在“無足夠理由”或“經證明為無根據”或“無正當理由”進行執法而造成的“任何損失或損害”進行賠償。2001年《國家對國際不法行為的責任條款草案》提出的國際不法行為產生的法律后果有:繼續履行的責任、停止并不重復該不法行為以及賠償。而其中賠償的方式又包含恢復原狀、補償和抵償三種途徑,抵償則可采取承認不法行為、表示遺憾、正式道歉或其他合適的方式。因此,當外國在海上執法對我國漁船和漁民非法使用武力后,不僅應當對我國受傷害的漁民承擔賠償責任,而且應當就其不法行為對我國進行道歉或保證不再重犯。若外國對我國的正當要求不予理會或基本不能滿足時,則可根據“相稱原則”對其適度采取反制措施。例如在“廣大興號事件”中,臺灣當局要求菲方正式道歉、賠償損失、徹查事件、懲辦兇手,并啟動了對菲方的11項制裁措施,同時表示臺灣將常態性護漁,不許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3)建立相應的?;せ?/P>

雖然解決我國與海上鄰國漁業糾紛的根本性方法是劃定海界,但一定年限內難以全面達致這種結果,并且也不能期望以這種“靜態方式”一勞永逸地杜絕糾紛。因此,我國應運用經常性的海洋漁業管理即“動態方式”來打破外國的“漁業封鎖”,特別是對外國濫用武力驅趕、抓扣、逮捕甚至打死打傷我國漁民的行為,除根據國際法對該行為定性并追究責任之外,國內同樣有必要制訂相應的?;せ?。如:制訂對事件進行調查包括要求聯合調查的規則和程序。通過外交手段對外方非法使用武力提出抗議以及問責。例如針對外國對我國漁船和漁民的扣留行為,我國在要求釋放的同時應提請該國注意《公約》第73條的規定,即當被逮捕的船只及其船員在提出適當的保證書或其他擔保后,扣留國負有迅速釋放的義務。至于問責的內容及保障措施,上部分已有詳述。對被抓扣、逮捕的我方漁民提供營救措施和在被起訴時進行法律援助等。將我方漁民在爭議海域的正常漁業活動上升到維護國家海洋權益的高度。雖然我國目前在《保險法》中規定了人身和財產的保險機制,但現實中因為我國遠海捕撈的漁民所面臨的風險過高,所以保險公司設定的相應保額往往十分高昂,形式上雖有權投保,但實際卻因為經濟上負擔不起而難以投保。由國家間領土爭端所引發的不利后果不應由漁民這一群體來獨立承擔,而漁民的遠海捕撈行為也帶有宣示國家權益的效應,因此國家可建立對遠海漁業活動的補貼制度,如燃油補貼、貸款補貼、人身和財產保險補貼等。在我國主張管轄海域特別是爭議海域,對我方漁船和漁民的正當漁業活動采取常規性的巡航和護漁措施。通過立法的方式予以?;?。例如2013年《海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辦法》,加強了對海南管轄海域自然資源的管控。這是貫徹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堅決維護國家海洋權益”,根據國際慣例及我國的立法程序,適當時候還可為南海管轄海域立法,為?;つ蝦W試春凸漣踩峁┓殺U?。我國堅持通過立法?;ずQ筧ㄒ嫻木魴牟歡?。

(4)合法使用武力維護漁業資源

近年來,外國漁船在我國主張管轄海域內的侵漁活動十分頻繁。據統計,在2004年6月20日《中越北部灣劃界協定》及《中越漁業協定》生效至2010年7月的6年間,我國在北部灣共驅趕外國侵漁漁船1000多艘次;而在西沙海域,同期經發現的外國侵漁船舶近2000艘。我國有必要在管轄海域加強資源維護力度,制定海上執法實體法和程序法,在我國執法主體面臨既定情況而必須使用武力時,同樣需要根據相關國際法和國內法來規范自己的行為,做到合法使用武力。目前,我國海上執法機關在使用警械和武器時參照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使用武器和警械條例》,例如第2條規定:“使用警械不能制止,或者不使用武器制止,可能發生嚴重危害后果的,可以依照本條例的規定使用武器?!比歡錳趵⑽春嗆I現捶ㄊ褂夢淞Φ奶厥夤嬖?,比如針對海上執法,有些器械并不適用,而像水炮等器械卻并未包括在內。再如,關于海軍的執法主體地位、我國海事部門在執法中能否使用武器及使用武器的程序等均尚無公開規定。因此,我國有必要參照上述歸納的相關法律規則,制定專門的海上執法使用武器和警械準則。鑒于上述情況,我國有必要頒布“中國海警法”,使中國海警的海上執法有法可依。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40條規定了非法捕撈水產品罪,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第38條對此亦有銜接性規定。然而,我國目前尚無針對外國漁船侵漁行使刑事管轄權的先例,今后不妨適度懲罰以對外國侵漁船舶起到警示作用。

(5)簽訂國際協定與促進聯手維權

國家間通過簽訂漁業協定的方式規制在海上執法中對他國漁船和漁民使用武力,比較一般性國際公約和國際習慣法的限制性規范,不僅更加確定和具體,而且具有優先適用性。因此,我國有必要與周邊國家通過簽訂雙邊或多邊協定的方式明確相關問題。建議在無爭議海域中爭取禁止使用武力;若這一目標難以達成,則可在雙方邊界處設立漁船緩沖區,在該區域中禁止使用武力。而在爭議海域中,鑒于上文所分析過的特殊性,應以完全禁止使用武力作為談判目標。目前,我國與日本、韓國、越南已經存在類似實踐。應強化從戰略的高度確立臺灣問題與海洋問題相關聯的思維,與中國臺灣聯手維護海洋權益和發展海洋經濟。美國在海上遏制中國,而中國臺灣又是美國的盟友,大陸與臺灣聯手維護海洋權益,將極大削弱美國對中國大陸的遏制能力。在海洋爭端中,兩岸具有共同的主張和利益。特別是在發生“廣大興號事件”之后,臺灣學界和民眾要求海峽兩岸聯手維權的呼聲很高。

核心期刊推薦